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用户中心

请输入您注册的用户名以取得您的密码提示问题。
用户名

© 2005-2017   我平时接触的江文湛像一位仙风道骨的隐士白花花的长发垂过耳际随风飘起淡定自若把闲适与沧桑都藏匿在根根发梢上了。他喜欢穿一件中式对襟长衫清心净手端坐在一把斑驳的古琴前,轻拨丝弦如痴如醉声声迟呜高山挂瀑把听众带入了久远而深沉的意境之中,这样一种形象当使生活在今天浮躁世界的人们感到距离和陌生。   其实江文湛是一位有着家国情怀的义士对国家的变迁和发展有着淳朴的认识他似乎长年隐居在终南山的深涧里久不见人,其实那间被称为红草园的创作基地还没开张他就执意将电视接进来,不为娱乐而是在关心南海上空中美军机的撞击事件。如今听到钓鱼岛局势日趋复杂他常常会像年轻人一样把画笔一掷对着宣纸泼墨淋彩聊发一番激情的感慨。我小心询问画家何以如此想不到这位生性豪迈洒脱的老画家竟然经历过泣血的童年。他十岁那年所在的城市山东郯城沦陷了目睹了日本人在城里的横行暴戾。让他永生难忘的是他那天本来是想去城外掏鸟窝的却胆怯地躲在哥哥身后,撞见一群爱国志士的鲜血汩汩流过那砰砰嗙嗙的枪声犹如一把把匕首深深地扎进了江文湛幼小的心灵。从此他便永远背负着这个深深的伤痕步入了以后的蹉跎岁月也把这个伤痕带入了他所痴迷的花鸟世界。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